从名字看人,越看越准

作者:奇文看书 / "大众号:qiwenxiaoshuo 发布光阴>2019-05-17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入秋后的天,分外萧索。
新房里燃着喜烛,昏暗的烛光下,衬着沈云薇肤如新荔的一张秀脸,她不安的坐在床沿上,嫩白的手指头绞在了一处,听到脚步声,沈云薇心里一颤,她有些害怕的向后缩了缩身子,抬头一瞧,就见一个身形高大,十分英武的男子牵着一个男孩儿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五官深邃,凌厉的剑眉下目若寒星,眼角处有一道长约寸许的刀疤,更是令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凶狠,让人畏惧。
这个男子便是沈云薇的新婚丈夫,秦时中了,此人足足比沈云薇大了十三岁,身边还带着一个刚满四岁的儿子,沈云薇此番嫁给他,恰是做他的填房,给他的儿子做后娘来了。
看着眼前的父子,沈云薇眼睫颤的厉害,她慌忙移开了目光,想起自己这一桩婚事,心中难免有些不是滋味。
原先,她与邻村的王秀才订了亲,只等婚期一到,她就要嫁到邻村,去做秀才娘子的,可孰知就在一个月前,发生了一事儿,竟是让王秀才退了这一门婚事。
那天,沈云薇如往常般去河边洗涤衣裳,却不慎失足落水,刚涸墼勖秦时中路过,跳进河中救了她一命,其时河边前来洗衣裳的妇人浩繁,数十双眼睛眼睁睁的瞧着那秦时中将沈云薇从河里抱了进去,两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夏天的衣裳本就轻薄,分外是沈云薇,少女玲珑的曲线毕露,蜷在男人臂弯,因着恐惧,甚至还搂住了秦时中的颈脖,将身子都是埋在了男人的怀里,那一幕,当场就让很多未嫁的姑娘羞红了脸。
当天,流言便是长了翅膀似的,从秀水村传了出去。
大家都道那秦时中在河里与沈云薇搂搂抱抱,将姑娘家的身子全给摸遍了,几个长舌妇添油加醋般的一说,流言传到王秀才耳里,只让读书人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当下便是遣了媒人,与沈家退了这一门亲。
女子被夫家退婚历来被视为耻辱,沈家得了消息,顿觉五雷轰顶一样平常,分外沈母,只在家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对秦时中救了自家闺女一事非但没有任何感谢之举,反而怨他毁了自家闺女的名声,这下子,沈云薇被夫家退亲不说,还让十里八村的人都晓得她在河里让一个砍柴为生的鳏夫给摸遍了身子,她还能嫁给谁?另有哪家的后生肯要她?
沈云薇自己也曾想过,如果其时秦时中没有救下自己,自己只怕早已不在人世了,可他救了自己的性命,却也毁了她的名节,那么对一个女子来说,究竟是名节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沈云薇自己也说不清楚,她只记得,在冰凉的河里时,是秦时中救了她,她那样害怕,甚至看都没看,便犹如抱住一个救命稻草般死死捉住了秦时中,直到秦时中将她抱上岸,她也还是恍惚的,甚至都不晓得自己抱住了男人的身子。
想起当日的事,沈云薇脸庞浮起一抹晕红,她垂下头,露出的下颚是十分柔和的弧度,在这十里八村,沈云薇都是出了名的美人儿,不然那读了万卷书的王秀才也不会一眼就瞧上她,这么个美人儿,即使嫁不了读书人,也该嫁个家境殷实的俊后生,这般莫名其妙的嫁了个樵夫,做了他的填房,这让民气里怎能好受?
沈云薇知道,自己被王家退婚后,在这十里八村的,都是没人乐意娶她这么一个被夫家退了亲的女子的,末了,还是爹爹做了主,找来了媒人,将她许给了秦时中。
沈母原先是不答应的,只大骂沈父是偷吃猪油蒙了心,又骂那秦时中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沈父温厚了一辈子,却在这件事上发了火,冲着沈母大喝:“人救了丫头的命,丫头就该嫁给他!”
眼见准女婿从一个十里八村有名的秀才变成一个带着孩子的穷鳏夫,沈母哪里能依,可不论她如何反对,沈父却是铁了心要把女儿嫁曩昔,沈母只气的大病一场,就连沈云薇出嫁,她也不曾从床上起来。
也亏翟墼勖秦时中是个厚道的人,并没有因为之前的事而怠慢沈云薇,许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毁了沈云薇的姻缘,下聘时倒是几乎将家底都给掏了进去,也算是给了沈家人一些颜面与安慰。
想起这些,沈云薇只觉得,兴许就像父亲说的那样,这便是她的命,秦时中既然救了她,那她就应该跟了他,不论他是樵夫也好,鳏夫也罢,她都该做他的媳妇儿,做他孩子的后娘。
秦时中看着眼前的女子,自己心里也明白,让这么个娇滴滴,俏生生的小姑娘嫁给自己,的确是委屈了人家,当日她坠入河中,环境紧急,基本容不得他细想,便跳进河里救下了她,却不知就因着他这么一救,竟会坏了她的名节,给自己救回了一个媳妇。
若早知如今……秦时中央里浮起一丝苦笑,即便知道了眼下的情形,扪心自问,他也还是会跳进河里,总不能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河水淹死。
“你饿了吗?”秦时中开了口,与自己的小媳妇说了第一句话。
并没有想象中的粗嘎与难听,他的声音竟出乎意料的低沉而悦耳,沈云薇刚听见他开口,心里便是一怔,她懵懵懂懂的抬起头,就见他的眼睛中不似平日那般冷冽,而是透出了几许温和。
沈云薇折腾了一天,自然是饿了的,可当着新婚丈夫的面,她又哪儿好意思说?
秦时中看出了她的心思,他没有再说话,而是端来了吃的,在桌子上放好,与沈云薇吐出了几个字:“来吃饭吧。”
沈云薇抬起眸子,就见那个小男孩儿向着秦时中身边依偎曩昔,那孩子一手攥着父亲的衣角,眼睛却是向着自己看了过来,十分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沈云薇知道,这个孩子叫秦子安,今年刚满四岁,他既是秦时中的儿子,那也将会是……她的继子。
她不过十六岁的年纪,一想着自己一夕间多了个这般大的孩子,沈云薇心里有些惶然,只和秦子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都没有吭声。
“爹爹,她是谁?”秦子安昂起脑袋,看了父亲一眼。
秦时中粗粝的手掌抚上孩子的发顶,他看了沈云薇一眼,与儿子低声说了几个字:“她是娘。”
秦子安听了父亲的话,眼睛便是一亮,这孩子从小没有母亲,听着那一个“娘”字,只让孩子眼里涌来一股兴奋与小心翼翼的神色,只对着父亲怯生生的说了一句:“爹爹,我也有娘了吗?”
秦时中微微颔首,对着孩子道:“是,子安也有娘了。”
孩子因着欢喜,就连脸庞都是红了起来,他向着父亲看去,在父亲的勉励下,孩子终于松开了父亲的手,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沈云薇眼前,这孩子许是身子不好,又没有母亲的照顾,面黄肌瘦的,大大的头细细的身子,倒跟一根豆芽菜似的,比起高大的父亲,简直不像是秦时中的孩子。
“娘……”秦子安看着沈云薇,似乎鼓起了勇气,与沈云薇喊出了这一个字,孩子的声音糯糯的透着小奶腔,听在沈云薇的耳里,却是让她的心没来由的一软。
她和秦子安虽然是陌生的,可他既然喊了自己一声娘,只让沈云薇觉得,哪怕是为了这一声“娘”,自己也一定要照顾好他。
她很小声的应了一句,秦子安听到了她的声音,只欢喜极了,他又抬头看向了爹爹,仿似是在说,我也有娘了。
“喊娘过来吃饭。”秦时中说道。
“是的,爹爹。”秦子安声音十分清脆,孩子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去拉住了沈云薇的衣角,沈云薇压下羞怯,只跟着孩子一道走到了桌边,就见桌子上有饼,有粥,别的另有两样小菜。
秦时中拿起一块饼,递给了沈云薇,沈云薇忍不住抬头向他看去,两人四目相对,就见秦时中的目光深邃而黑亮,沈云薇在他的目光下,竟是情不自禁的有些出神,直到男人开口,和她说了两个字:“吃吧。”
沈云薇回过神来,忍不住心跳加快,她半掩眸心,从男人手中将饼接过,再看秦时中父子,就见两人都是端起了米粥,大口吃了起来。
沈云薇咬着饼,余光却是悄悄的打量着这一对父子,让她有些诧异的是,父子两吃饭时虽是吃的极快,却不曾收回丝毫声音,大人也就罢了,难得那四岁的小孩子,就连喝米粥时也不曾收回吸溜吸溜的声音,倒和村子里的孩童有天壤之别。
秦时中察觉到她的目光,他停下手中的筷子,向着自己的小新娘看去,道了一声:“怎么?”
沈云薇微怔,察觉到秦时中在看着自己,烛光映着他乌黑的眼睛,只让沈云薇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张,她结结巴巴的开口,说了句:“没……没什么。”
秦时中倒也没有难为她,看见她眼底的惧怕,男人念及自己脸上的刀疤,又比她大了很多,遂是沉默了上来。
吃完饭,不等沈云薇伸出手去收拾碗筷,秦时中已是将碗筷端了起来,带着孩子走出了屋子。
见父子两离开了新房,沈云薇舒了口气,她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嫁衣,总不好不停穿着的,趁着父子两不在,沈云薇有些重要,好容易脱下了身上的喜服,又从自己的陪嫁箱子里取了一件常服换上,一颗心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做好这些,就听“吱呀”一声轻响。
沈云薇见秦时中端了一盆热水进屋,而秦子安犹如一个小尾巴似的跟在父亲身后,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偷偷瞧着自己。
“你先洗洗吧。”秦时中开口。
望着那一盆热水,沈云薇想起了自己涂了胭脂水粉的脸,的确是想好好的洗一洗的,可念起眼前的这一对父子,要自己在他咱咱们眼前洗脸,沈云薇只觉羞赧,她抬起头,看见了秦子安,便是压下了羞涩,向着孩子伸出手,轻声说了句:“来。”
秦子安见新娘喊着自己,便是有些懵懂的看了父亲一眼,待父亲点头后,秦子安走到了沈云薇眼前,仍是好奇的看着她。
沈云薇心跳的极快,她不敢去看秦时中,只垂着眼睛,为秦子安卷起了袖子,将孩子那一双黑黑瘦瘦的小手放进了温热的水中,她的手指白皙,只为孩子轻轻揉搓着。
秦时中毕竟是个男人家,照顾孩子总不会有女人那般过细,沈云薇悄悄在孩子身上打量,就见秦子安身上的衣裳有好几处都被划破了,小男孩儿调皮,这些都是十分寻常的,沈云薇看在眼里,便是寻思着,以后要找个机遇为孩子补好衣裳才是。
“爹爹!”秦子安回过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对着父亲喊道:“娘的手好软!”
听着孩子这么一喊,沈云薇的脸颊有些发烫,她把头垂的更低了,只拧干了帕子,为孩子擦了一把小脸,又为孩子擦了擦小手,她的手势轻柔,秦子安不停跟着父亲过活,哪里得过这般细心的照顾,当下,孩子的小脸上喜滋滋的,只向着沈云薇的身边偎了偎。
沈云薇看着孩子的笑脸,自己心里也是一松,之前她也曾担心过这个孩子不愿和她亲近,都说后娘难当,沈云薇自己心里也是没有底的,如今见秦子安主动靠近自己,沈云薇轻轻舒了口气,又想起这孩子自小就没了母亲,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怜悯。
她从自己的包裹里取来一盒香膏,打开后挑出了一块,在手心里捂热了,均匀的给孩子擦在了皲裂的小脸上,秦子安哪里用过这种东西,只觉得沈云薇给自己擦在脸上的东西香香的,软软的,擦过之后,原先紧绷的皮肤顿时舒服了,只让孩子喜欢的眉开眼笑。
秦时中立在一旁,他看着沈云薇的眸光柔软,望着孩子的眼瞳中透着怜惜之意,便是如许一个眼神,秦时中当即明白,他所娶的女子是一个温良之人,即便她与秦子安之间毫无血缘相干,可如许的女人,也绝不会苛待了孩子。
待沈云薇和秦子安都是洗过之后,秦时中上前,将那一盆热水端了出去。
沈云薇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念起他这一份体贴,倒也觉得,自己这门婚事,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坏,而秦时中,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可怕。
秦时中回到新房时,秦子安已是让沈云薇安顿着在床上睡着了,身上的被子掖的好好的,脱下的衣裳也都是整整齐齐的在床头摆着,而沈云薇则是坐在一旁,刚看见他进来,新妇洁白的面容上便是浮起一阵惶然,手指情不自禁的攥在了一处,面对秦时中,她仍是惊慌失措的。
秦时中看在眼里,心下也是了然,他知道,自己虽然救了她的命,可也毁了她的姻缘,在此之前,两人连话也不曾说过,他又是这般来凶恶冷僻的样子,如今骤然做了自己的媳妇,她这小小年纪,又哪能不害怕。
念及此,秦时中将脚步放缓,他走到了沈云薇眼前,与她低声道:“你不用怕我,我不会欺负你。”
沈云薇听着他这一番话,心中忍不住微微一震,她抬起头,就见男人站在自己眼前,他的脸庞逆着光,显得五官尤为英挺,眉宇间隐含着一股说不清的威势,如许的威势,实在不该出如今一个寻常的农夫身上,沈云薇怔怔的看着他,只觉得他和村子里的其余男人都不大一样,可究竟是哪不一样,她又说不清。
要说起来,这秦时中并非是秀水村本地人,在两年前的一个晨曦,他抱着孩子蓦然出如今了村口,秀水村地处偏僻,住的人不多,家家户户彼此也都认识,骤然来了一个陌生人,大家都是民气惶惶,里正也曾带人去盘问过秦时中的来历,才知他本是关中人,家中发了洪灾,大水冲跑了他的房子,父子二人没有了活路,才一路逃荒离开了这里。
他并没有提起过他的妻子,村民只纷纷猜测他的婆娘要么是生孩子时难产死了,要么便是让大水给冲跑了,丢下了他咱咱们父子两。
村民咱咱们大多淳朴,见这爷俩身世可怜,便是接纳了他,未过量久,秦时中便在村东头赁下了一间院子,带着孩子在村子里住了下来,平日里以砍柴为生,也不与村人来往,见他这般古怪,村人倒是忍不住私下嘀咕,只觉此人不好相与,就连秦子安,村人也不大让自家的孩子和他玩的。
如今,见他娶了沈云薇,村人私下谈起来,倒也多为沈云薇不值,嫁给谁不好,嫁了这般共性情孤僻的汉子,往后还能有她的好日子?也有一些长舌妇只说这便是沈云薇的命,人家既然救了她,她就该以身相许,填房也好,后娘也罢,不都比她没了性命要强?
见自己的小媳妇带着两分怯意的看着自己,烛光下,她的身段柔若细柳,肤色白皙如玉,引着人情不自禁的想去将她抱在怀里。
秦时中的眼睛渐渐变得幽暗起来,他俯下身,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自己的小新娘一把抱了起来。
沈云薇收回一声细小的尖叫,她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虽然在成亲前,嫂嫂和媒婆都曾在她的耳旁隐约的说过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也曾给过她“压箱底”的小物件,可临到头来,她却还是害怕的不成样子。
“别怕。”秦时中低语了两个字,怀中的女子柔弱无骨,只让他的眸光透出一股灼热,刚说完,他便是俯下身,吻住了她。
沈云薇的心砰砰跳着,男人的呼吸扑面而来,属于他的气息霸道的钻进她的鼻腔,让她手足无措,只能任由男人轻-薄,她的唇瓣柔软,既让人不忍心用力却又不由自立的越吻越深……
沈云薇只觉自己透不过气来,她的肌肤素白绵软,秦时中看在眼里,双眸中仿似燃起了一把火,大手越发不老实……
沈云薇惊慌极了,她的身子颤抖了起来,她不敢大声喊,只怕吵醒一旁的孩子,她的眼睛里噙着泪,只能小声祈求着身上的男人:“我害怕,求求你,别如许,求你……”
听着她的祈求,秦时中的举动渐渐停了下来,他支起身子,看着身下因着害怕,一张秀脸都变得苍白的小人,男人的呼吸仍是粗重的,看着她眼角的那些泪,秦时中终是叹了口气,低哑着嗓子奉告她:“好,我不碰你。”
说完,男人伸出粗粝的手指,为她拭去了眼泪,他看着她的眼睛,又是与她说了一句:“我去地上睡。”
话音刚落,男人果真翻身下床,从柜子里取出了一床被子铺在了地上,而后和衣躺了上来。
沈云薇一动也不敢动的睡在床上,她渐渐止住了抽泣,却是竖着一双耳朵,只听着男人粗重的呼吸声隔了许久才慢慢变得安稳,她困得厉害,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身边的男子起身为自己和和孩子掖好了被子,他仿佛不停都没有睡着,可也终究没有再去碰她的身子。
清晨。
沈云薇醒来时,映入眼帘的便是高高的房顶,她有些恍惚,直到听到一旁的呼吸声,沈云薇转过头,便瞧见了秦子安睡得正香的小脸。
沈云薇这才回过神来,晓得自己昨日已经嫁给了秦时中,做了他的娘子。
她从床上起身,一旁已是没了男人的身影,沈云薇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看着孩子睡得香,沈云薇并没有吵醒他,只穿好衣裳,去了院子。
院子里也是静悄悄的,除了傍边的三间厢房外,院子里另有一间灶房,烟筒已是飘起了炊烟,沈云薇进了灶房,就见锅里煮着粥,热着馒头,秦时中竟是将早饭做好了。
因微信字数限制,长按辨认二维码持续阅读↓↓↓

存眷奇文看书微信"大众号,获得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余栏目
联系咱咱咱们百度新闻标签云#统计代码
友情链接:中国太阳能光伏网  mc喊麦网  520男人网  浙江金华教育网  电工之家网  天成资讯网  葡萄谷游戏网  司法知识网  废品回收网  中国历史知识网